新疆小学生难耐-40℃严寒希望获得冬衣(图)

“我最怕冬天,尤其是-40℃的那些日子。”青河县查干郭勒乡牧业寄宿学校六年级(2)班的学生阿娜尔说。

她的班主任波塔库孜老师告诉记者,“阿娜尔还穿着姐姐穿过的旧棉衣,这件棉衣因为穿得太久摸上去很薄,胳膊肘处还有一个磨破的小洞,袖子也短了一大截,这几天下雪了,可阿娜尔的脚上还穿着夏天穿的胶底布鞋。”

“走路去上学,冷不冷?”对记者的问题,阿娜尔说,“现在才-20℃,还不算冷。要是-40℃,就太冷了,好几次,我都被冻哭了。天气一天天转冷,对于阿勒泰地区的两名小学生阿娜尔和玛依努尔来说,冬天是可怕的。家住青河县的阿娜尔畏惧的是-40℃的极寒天气,家住吉木乃县的玛依努尔惧怕的是“闹海风”。因为家境贫寒,她俩没有足以御寒的冬衣,为此,她们向社会求助。

11月25日,记者看到了自治区团委青基会转来的阿娜尔和玛依努尔写的求助信:“虽然,上学的路十分艰难,但对知识的渴望促使我们每天按时到校,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很珍惜每次的学习机会,我们很需要一些冬衣来帮我们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我最怕冬天,尤其是-40℃的那些日子。”青河县查干郭勒乡牧业寄宿学校六年级(2)班的学生阿娜尔说。

她的班主任波塔库孜老师告诉记者,“阿娜尔还穿着姐姐穿过的旧棉衣,这件棉衣因为穿得太久摸上去很薄,胳膊肘处还有一个磨破的小洞,袖子也短了一大截,这几天下雪了,可阿娜尔的脚上还穿着夏天穿的胶底布鞋。”

“走路去上学,冷不冷?”对记者的问题,阿娜尔说,“现在才-20℃,还不算冷。要是-40℃,就太冷了,好几次,我都被冻哭了。”

该校校长塔里哈提告诉记者:“我们这里到了冬天特别冷,-40℃的天气至少要持续个把月,去年青河县-40℃的天气长达40天。下雪是常事,前年的雪足有两米深,有的地方雪比房子还高。”

如今,阿娜尔的脚上有3处冻疮,手上有两处,耳朵上也有,这几天已经开始发作了,每天从寒冷的路途上进入温暖的教室里,这些地方就开始痒。“我必须忍着不去抓,要不会影响老师上课的。”她说。

波塔库孜老师说:“阿娜尔不仅学习成绩好,还很懂事。她要是在学校住宿的话,就不用来回这么辛苦挨冻了,我劝她住校时,她却说,‘要是我住校的话,就没办法照顾我妈妈了。’”

阿娜尔的父亲靠种地维持生计,妈妈常年腰疼连路都走不成,更做不了家务,一直卧床养病,因为没钱看病,至今都不知道是什么病。姐姐在县城读书,弟弟还在上学前班,阿娜尔是家里的“小大人”,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全家人做饭,她会做抓饭、水煮土豆,还会熬奶茶。每天早上7时30分,天还黑着,阿娜尔就起床了,拿起暖瓶,倒出前一晚准备好的奶茶,就着干馕猛喝了几口,就匆匆踏上上学的路。

从阿娜尔家到学校的5公里路,大多是牛车马车轧出来的乡村土路,每到冬天就积满冰雪,尤其是下雪后,积雪及膝深,根本看不清下面的坑洼,特别难走,摔倒是经常的事。经过一些没有简易桥的河流支流时就得特别谨慎,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冰冷的水里。阿娜尔说,有一次她和塔姆沙一起上学时,塔姆沙就掉进小河了,还冻出了一场大病,好几天没来上课。

有几次,在上学或放学路上,摔倒的时候,或是冻得实在受不了的时候,阿娜尔会忍不住地哭,她说,反正天黑了,没人看得见。“但快到家了,我就不哭了,我不能让爸爸妈妈看到我的眼泪。”

塔里哈提校长说:“我们学校小学部有300多名学生,贫困生比例较高。虽然国家的两免一补解决了学费、住宿费这些大的开支,为孩子们扫清了上学路上最大的障碍,但眼前天气转冷了,孩子们最迫切需要的是棉衣裤、帽子围巾手套这些御寒用品。”

每年一入冬,老师们都开始忙着为班里条件最差的几个孩子找冬衣了。波塔库孜老师说:“如果条件允许,我恨不得给他们每个人都买双棉鞋。”

不仅阿娜尔惧怕冬天,吉木乃县托斯特乡牧业寄宿学校三年级(2)班的学生玛依努尔·马合松也对这里的冬季心存恐惧。9岁的玛依努尔·马合松也没有足以御寒的冬衣。

玛依努尔·马合松两岁时,父亲去世了,妈妈的双眼都有白内障,视力很差,不仅丧失了工作能力,连日常的家务也做不了,母女俩就依靠每月的低保金以及街坊四邻的帮助度日。

玛依努尔的班主任库拉西告诉记者:“因为没钱,这孩子连续3年天天都穿着校服,深蓝色的校服如今都被洗成了浅蓝色。在冬天,她会在校服里穿好几层厚毛衣,看起来浑身鼓鼓囊囊的。为了保暖,她还会在单薄的鞋子里穿上好几双袜子,有时上学路上被雪弄湿了鞋袜,一进班,她就得围着炉子烤鞋袜。”

班主任库拉西知道玛依努尔和班里很多学生一样买不起漂亮的裙子,更没穿过皮靴。

玛依努尔的姐姐告诉记者,虽然玛依努尔个子只有1.4米,可她会打馕,还会给妈妈洗衣服做饭,尽管她的手上还有裂开的血口子,她却从不喊疼。

虽然家境很苦,一次听说学校的董老师需要钱做手术,她依然拿出自己攒了好久的零花钱:两元,她说:“我是班长,我要带头捐出我的一份爱心,来感谢老师对我们的好。”

该校大队辅导员董淑娟老师介绍,“闹海风”是一种回流性大风并伴有吹雪、雪暴的天气现象。吉木乃县城就正处于闹海风区,有时强烈的大风卷起的积雪会把公路悉数淹没。

该校校长甘荣告诉记者:“学校近500名学生大都来自周边贫困农牧民家庭,近的十几、二十公里,远的200公里,多数都住宿在学校里。孩子们的生活状态仅仅是维持温饱,生活圈子非常封闭,一些孩子连30公里以外的县城都没去过,有的学生因为父母要带牛羊一年转几次草场,整个一个学期都回不了家。这里的冬天特别寒冷又特别漫长,大风和大雪是常客,若没有足够御寒的衣物,孩子们会很难熬。”

结合阿勒泰两个特殊地区贫困学生的实际情况,我们从即日起,呼吁社会各界为孩子们送去一件崭新的冬衣,献上一颗温暖的爱心。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