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春之祭》听听斯特拉文斯基的“冷门”作品

11月28日,随着交响音乐会“斯特拉文斯基之夜”最后一个音符划过上海大剧院上空,此次“马林斯基艺术节”也临近尾声。音乐会上,指挥大师捷杰耶夫执棒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为上海观众献上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的 《火鸟》组曲、《彼得鲁什卡》 以及 《随想曲,为钢琴和乐队而作》。曾有评论说,听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仿佛是一席古老的俄罗斯神话长卷在眼前展开。可以说,20世纪初俄罗斯音乐的风貌,都在这场音乐会里。

俄罗斯钢琴演奏家丹尼斯·马祖耶夫在音乐会上担任 《随想曲,为钢琴和乐队而作》 的钢琴演奏。他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斯特拉文斯基创作 《随想曲,为钢琴和乐队而作》 的本意是为了凸显自己的另一个身份———钢琴家。上世纪60年代,这首节奏明快的乐曲被编舞大师乔治·巴兰钦相中,并将之编入他的芭蕾舞剧 《宝石》 的第二幕 《红宝石》 中。

除了 《随想曲,为钢琴和乐队而作》 之外,此次音乐会另外两个作品也延续了芭蕾的主题,它们分别是斯特拉文斯基为芭蕾舞剧谱写的著名音乐作品《火鸟》 组曲和 《彼得鲁什卡》。

斯特拉文斯基的舞剧音乐都取材于俄罗斯的古老传说,作品音色充沛且富有变化,用极具叙事性的音乐将古老的传说向听众娓娓道来,也为他赢得了“音乐界的毕加索”的称号。其中,《火鸟》 是斯特拉文斯基的成名作,作品风格与芭蕾舞界浪漫主义传统大相径庭,体现出强烈的戏剧性。经过俄罗斯芭蕾舞团的编舞米哈伊尔·福金之手进行编排,在巴黎首演便大获好评。《彼得鲁什卡》 则取材于俄罗斯民间文化传统———忏悔节集市上的木偶戏。作曲家在 《彼得鲁什卡》 里用了加入了俄罗斯民歌和仿民歌风格的旋律,作品整体充满了民俗色彩。

提起斯特拉文斯基,人们首先联想到的,便是他充满争议的作品《春之祭》。然而,本次音乐会的曲目中,并没有这首最负盛名的代表作的踪迹。马祖耶夫告诉记者,之所以如此安排,正是为了推广这位作曲家相对冷门的作品。“观众总希望听那些最受欢迎的,斯特拉文斯基其他的作品经常被忽略。”

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将民俗元素融入现代美学,突出了浓郁的俄罗斯风情,风格不羁又充满创新。他的芭蕾舞剧三部曲直接体现了现代主义与俄罗斯本土文化的融合,成为20世纪俄罗斯音乐风格的典型代表。

这台音乐会上,三部斯特拉文斯基的代表作风格各异,却又交相辉映,展现了20世纪俄罗斯音乐的整体风貌,现代感与民俗特性相融合,既能听出故事又重技巧表达。“我们有责任在世界范围推广俄罗斯音乐。音乐能够治愈人,无论你在生活中遇到什么问题,音乐都有治愈的能量。”马祖耶夫说。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