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料成本占比66%广告费超10亿!业绩增长下重庆啤酒成本费用压力何解?

在高档产品端持续发力,一方面推动了重庆啤酒业绩的高速增长,另一方面也使得公司费用及成本有所增加

近日,重庆啤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啤酒,600132.SH)发布2021年年度业绩报告,这也是该公司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后公布的首份年度财报。

资料显示,重庆啤酒是全球领先的啤酒公司丹麦嘉士伯集团成员,2020年,大股东嘉士伯通过近9个月的持续推进,于同年12月中旬完成了重庆啤酒重大资产重组项目,把嘉士伯在中国控制的优质啤酒资产注入重庆啤酒。

重组完成后,重庆啤酒成为嘉士伯在中国运营啤酒资产的唯一平台,2020年资产和营收均达到百亿元级别。

据财报数据披露,时至2021年,重庆啤酒全年实现营收131.19亿元,较上一年同期进一步增长19.90%,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归母净利润)为11.66亿元,比上年同期(备考报表数据)8.40亿元增长38.82%,比上年同期(法定披露数据)10.77亿元增长8.30%。

不过实现业绩高增长的重庆啤酒,背后或也存在一定隐忧,如在地区发展方面,仍有超四成的收入全来源于中区;又如可能随之持续增加的市场费用,以及因啤酒原材料价格上涨而增加的原料成本等等。

针对前述情况,重庆啤酒相关负责人向《投资时报》研究员表示,在大城市计划方面,公司会从原来的61个城市增加到76个城市,并对该计划进行升级,进入全渠道全品牌组合发展阶段;同时会把目前乌苏大城市和原来的大城市计划做更多的融合和协同。

在费用方面,前述负责人表示,2021年随着销量的增加以及疫情常态化,公司的销售费用也有所增加。但从销售费用率来看,2021年同比上年优化1.3PP,2022年公司会继续围绕“6+6”品牌组合去做品牌活动。

重庆啤酒与嘉士伯之间的故事可以追溯到2008年。《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08年12月重庆啤酒发布公告称,于当月24日收到公司第二大股东S&N ASIA PACIFIC LIMITED来函,函件通知本公司苏格兰·纽卡斯尔啤酒有限公司(前称苏格兰·纽卡斯尔啤酒股份有限公司)和嘉士伯啤酒厂有限公司已于前一日执行了股权转移协议,将苏纽亚太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全部转移至嘉士伯啤酒厂有限公司。

不到两年,2010年6月,重庆啤酒发布了关于公司股东重庆啤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啤集团)向嘉士伯啤酒厂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嘉士伯香港)转让本公司12.25%股份的公告。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嘉士伯香港与其关联公司嘉士伯重庆有限公司将共同持有重庆啤酒29.71%的股权,为重庆啤酒的第一大股东,而重啤集团退至第二,占股20%。

又过了不到三年,2013年3月,重庆啤酒接到公司股东嘉士伯香港通知,即嘉士伯香港拟对重庆啤酒实施部分要约收购,要约价格为20元/股,要约收购股份数量约为1.47亿股,占总股比例的30.29%。

时至2020年12月,嘉士伯终于完成重庆啤酒重大资产重组项目。重庆啤酒方面表示,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后,公司由此从一家区域型啤酒公司成长为全国性啤酒公司。目前,公司拥有26家酒厂组成的供应链网络,市场区域覆盖全国。

重庆啤酒完成资产重组后的首份年度财报显示,公司2021年业绩实现了较为理想的增长。其中,啤酒销量同比增长15.10%至278.94万千升,营收同比增长19.90%至131.19亿元;归母净利润达到11.66亿元,比上年同期(备考报表数据)8.40亿元增长38.82%,比上年同期(法定披露数据)10.77亿元增长8.30%。

在财报中,重庆啤酒针对整个啤酒行业发展进行了分析。从行业来看,自2013年产量到达峰值后,中国啤酒行业就进入了下降周期,2014年至2021年的8年间,除2018年、2019年微增和2021年增长5.6%以外,其余5年均为下滑,这或证明了中国啤酒行业已进入“存量市场”,呈现出竞争持续、成本上升、消费升级,以及多元化的特点。

在此背景下,高端化不再只是行业共识,且已经成为行业竞争的主线,推动中高端啤酒销量持续增长。

《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公司近年来财报注意到,重庆啤酒近两年加快了高端化战略发展的步伐。据财报数据披露,2017年至2019年期间,重庆啤酒高档产品收入占该公司当期总营收的比重还仅徘徊在15%上下,分别为15.54%、14.66%和14.53%。时至2020年和2021年,该公司高档产品的收入占比分别增至29.82%和35.68%,已超三成。并且,2020年和2021年两年里,高档产品的营收同比增速也由此前的个位数升至至两位数。

不过,在高端化战略持续推进的同时,也需关注到高端化带来的市场费用的持续增长。

数据披露,重庆啤酒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在经历了2020年的同比微增和下调后,2021年均出现两位数增长。其中,销售费用为22.13亿元,同比增长11.53%,研发费用为1.63亿元,增长93.74%。

公司在财报中表示,2021年销售费用的上涨主要来自于市场广告费用投放增加以驱动业务的发展,以及疫情后社保政策减免的取消,年度调薪和业绩增长带来的业务奖金增加。其中,2021年广告费用达10.58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重为47.8%。

除了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的大幅增加,重庆啤酒2021年原料成本也有所攀升。

根据浦银国际2022年1月份的研报分析,2020年下半年开始,包括进口大麦、瓦楞纸、铝在内的啤酒原材料价格再次出现大规模上涨,无疑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啤酒企业的成本。

数据披露,重庆啤酒2020年和2021年的原料成本占公司各期总成本的比重均在六成以上,且2021年在2020年的基础上,占比进一步增大。而2017年至2019年期间,重庆啤酒原料成本占公司各期总成本的比重仅徘徊在30%左右。

对于原料成本的增加,重庆啤酒相关负责人向《投资时报》研究员表示,这是啤酒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公司已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降低波动可能造成的影响,比如提前锁定主要原材料,通过加大成本节约、提高效能来应对整体成本所带来的压力等。

从地区分布来看,长期以来,重庆啤酒的核心市场都集中于重庆、四川和湖南三省市,且有超七成的收入都来源于重庆。进入2020年后,该公司将核心市场扩展到了新疆、宁夏、云南、广东和华东、华北各省,并覆盖全国各地。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2020年和2021年的财报中,重庆啤酒在主营业务分地区情况的展示中,将区域划分为了西北区、中区和南区。数据披露,中区仍是重庆啤酒收入来源的主要区域,2020年和2021年来源于该区的收入分别为46.78亿元和53.16亿元,收入占比均超四成,分别为44.03%和41.42%,同比仅有微幅下调,而南区和西北区贡献的收入占比分别仅徘徊在二至三成。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